特斯拉是条鲶鱼?不,这是条鲨鱼

特斯拉是条鲶鱼?不,这是条鲨鱼

特斯拉在去年夏天宣布正式在上海建厂后,大家都以为是鲶鱼入华,推动着国内造车新势力的追赶和良性竞争。但谁知道,随着一波又一波的降价,不少人才意识到,这根本不是一条鲶鱼,而是一条张开大嘴的鲨鱼。

在今年两会上,上海市政府副秘书长、经信委主任陈鸣波称,特斯拉上海工厂项目进展顺利,预计 5 月份就能完成总装车间建设,年底部分生产线将正式投产。他还表示,特斯拉工厂项目,是有史以来外资在上海最大的一笔制造业的投资。

而与之相反的是,3 月 6 日,蔚来发布了 2018 年全年财报,除了全年亏损 96 亿之外,还有一条「取消位于上海嘉定的自建工厂计划」。

按照原本的规划,ES6 之后的蔚来也将涉足轿车领域,并早早就把车型命名为 ET7,在今年的 NIO Day 上正式发布,且还「将会在蔚来上海自有工厂进行生产」。

但随着上海嘉定工厂项目的停止,ET7 最终很可能还是会回到由代工厂生产的命运。

虽然李斌是坚定的「代工模式」拥护者,甚至还自豪地称「江淮的工厂比保时捷还要先进」,但提车撬标的事实,却不得不让他重新思考江淮与蔚来的关系。他在某次采访中坦诚,与江淮合作并不是不好,但对于蔚来塑造高端品牌的定位还是会有不小的挑战。

有人觉得,是特斯拉把蔚来挤出了上海;还有人觉得,是蔚来已经亏了 96 亿,再也无力支持自建工厂的开销,被迫放弃。

人们对于蔚来撤销建厂的种种猜测,不少都是源于特斯拉所享受的「超国民待遇」。

自从去年博鳌论坛宣布放开车企外资行业股比限制后,特斯拉就像是一路开挂,警灯护航,原本四年都没谈妥的上海工厂项目,从签约、拿地到开工,到现在只用了半年时间。

这个速度不只是惊呆了外国的电车吹们,更是惊呆了一票国内的电车吹。

近日特斯拉还证实,已与国内多家银行达成协议,获得 5.21 亿美元(约 35 亿元人民币)的低息贷款,且利率极有可能是此前盛传的 3.9%,低于中国人民银行 4.35% 的基准贷款利率。

更令人不安的是,蔚来的市值也直接从超过 100 亿美元骤降到 72 亿美元,蒸发超过 30 亿美元。尽管李斌在 3 月 9 日答复道,蔚来取消上海建厂并非因特斯拉 ,而是蔚来与江淮的合作「让蔚来坚定了信心」。

但这种自相矛盾的回答,更加印证了特斯拉「鲨鱼」的事实 —— 张开大嘴,在国内新能源市场侵城掠地。

虽然特斯拉频繁且大规模的降价,以及「自宫式」的销售政策改革,引来了不少旧车主和零售店在职员工的口诛笔伐,但当上海工厂投产,30 万上下的 Model 3 和 Model Y 上市后,特斯拉对于国内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冲击,以及新造车势力所感到的压力,就将变得空前沉重。

在国家新能源补贴退坡的前一年,敞开国门并大开绿灯引进竞争对手特斯拉的做法,其背后意味深长。

1994 年,国家用外国车企必须合资且股份不得超过 50% 的「红线」,给国内的车企撑起了一顶保护伞。但在今天各种虚假宣传、行业靠补贴续命的情况下,这顶保护伞却突然间收了起来。

其实,国家的目的很明显:让市场去筛选那些真正有实力,能活下来的企业,在惨烈的市场洗牌中领悟到自身的核心竞争力,实现最终的产业升级,而不再只是「汽车组装厂家」。

只有被鲨鱼追逐过,牺牲过,人们才会慢慢懂得,怎样去捕猎鲨鱼。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