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斯拉 Autopilot:围绕安全,打造一个终极的「网络效应」

特斯拉 Autopilot:围绕安全,打造一个终极的「网络效应」

文章翻译自《Tesla Autopilot: Building A Network Effect Around Safety》,原作者 Kevin Rooke,译文有所删改或意译。

注:网络效应是指,产品价值随购买这种产品及其兼容产品的消费者的数量增加而增加。例如在电信系统中,当人们都不使用电话时,安装电话是没有价值的,而电话越普及,安装电话的价值就越高。在互联网、传媒、航空运输、金融等行业普遍存在网络效应。


前不久,特斯拉发布了 2019 第三季度财报。投资者们对于利润、利润率和第四季度的交付进行了详细分析。

但令我感到奇怪的是,在特斯拉 Q3 的电话会议上,没有分析师对特斯拉更新的安全数据有任何疑问。尤其是这一季度,特斯拉的安全数据又有很大的增进,而且对每个想要购买新车的人来说,安全的重要性也不言而喻。

所以我认为,安全将是特斯拉未来最重要的衡量标准之一,因为特斯拉已经开始围绕车辆安全,建立一套有价值的网络效应。随着时间的推移,我相信那些不使用主动安全硬件来不断改进车辆的车企,会在吸引新客户上会面临严峻的挑战。

特斯拉的安全数据

2018 年第三季度,特斯拉发布了第一份安全报告,强调了多种驾驶模式下,所有特斯拉车辆发生碰撞事故的数据:

  • 开启 Autopilot:每 334 万英里发生一起事故;
  • 开启主动安全:每 192 万英里发生一起撞车事故;
  • 没有任何主动安全或未开启 Autopilot:每 202 万英里发生一起事故;
  • 全美平均值(NHTSA数据):每 49.2 万英里发生一起事故。

从这些数据可以得到一个明显结论是,特斯拉在美国比普通的汽车更安全,尤其是在使用 Autopilot 驾驶时。实际上,特斯拉早在这份安全报告之前,就已经不断宣传这类数据。

然而,有批评者指出了三个主要问题,来反驳特斯拉安全数据。

  1. 特斯拉在 2018 年第三季度的全球保有量仅 40 万辆,样本太小导致了数据不够准确;
  2. 特斯拉制造的豪华车消费群体很可能主要都是富裕年长的人,这些人也不太可能发生事故;
  3. Autopilot 的使用环境仅限高速公路,高速公路发生撞车事故的概率要比其它地方低。

好在,特斯拉自 2018 年第三季度以来,每个季度都会发布他们的安全数据。所以现在,我们有了一套更加完善的数据进行同期比较。虽说道路安全存在季节性变化(如雪、冰、雨等),使得不同季度的比较存在不可控条件,但是至少我们能更加了解到,每一个季度特斯拉汽车安全的趋势。

特斯拉 Autopilot 的结果对比:2018 年第三季度与 2019 年第三季度

2018 年第三季度

特斯拉 2018 年第三季度交付了约 36 万辆汽车,在 2018 年第三季度结束时整体保有量接近 45 万辆,但其中有近 5 万辆没有配备 Autopilot 硬件。因此,2018 年 Autopilot / 主动安全事故数据的样本容量,大约是 35 万辆。

如果我们假设,特斯拉这一季度的平均行驶里程为 3369 英里,那么 2018 年第三季度使用 Autopilot 行驶的里程就约为 11.8 亿英里。据计算,如果 Autopilot 每 334 万英里后会有 1 辆车发生事故,那么特斯拉本季度在自动驾驶状态下发生撞车事故,就不可能超过 353 辆。

当然,这是一个理想状况的假设 —— 每个人都 100% 使用 Autopilot,这显然是错误的。

根据 Lex Fridman 2018 年自动驾驶仪的数据,特斯拉 2018 年大约只有 11.1% 的行驶里程处于自动驾驶状态。因此按照这个数字来计算,2018 年第三季度特斯拉 Autopilot 发生事故的实际数量应该是 39 起,而不是 353 起。

2019年第三季度

时间来到 2019 年第三季度,特斯拉全球保有量已经翻了一番。这一季度开始时,特斯拉已经拥有近 70 万的全球保有量,结束时已经近 80 万辆。减去那 5 万辆没有 Autopilot 的车,特斯拉在路上的 Autopilot 车辆数量,大约还是在 70 多万辆左右。

如果使用上述相同的里程假设,这意味着全球所有特斯拉汽车在 2019 年第三季度行驶了 23.6 亿英里。

然而,特斯拉的 Autopilot 系统在本季度约每 434 万英里只才有一次事故。

考虑到特斯拉的总行驶里程也已经翻了一番,因此这个结果还是很令人惊讶的。这意味着,特斯拉的实际事故率可能比 2018 年更接近平均预期。

根据 Lex Fridman 的最新预测,自 2018 年 11 月以来,Autopilot 里程占特斯拉总里程的12.9%。这意味着,在 2019 年第三季度,大约有只有 70 起特斯拉 Autopilot 引发的撞车事故。但如果特斯拉今年没有对 Autopilot 做任何改进的话,将会有大约 91 台(显然不可能)。

每一个黑特斯拉的人,都喜欢关注那些 Autopilot 发生事故的「翻车场面」。但是却没有一个人会去关注,特斯拉在本季度通过 Autopilot 避免了 21 次的撞车事故。

反驳

现在,我们已经了解了特斯拉 Autopilot 的一些事实数据,我们就可以反驳上面指出的三大个问题了。

特斯拉在 2018 年第三季度的全球保有量仅 40 万辆,样本太小导致了数据不够准确;

反驳:特斯拉启用 Autopilot 的车辆规模已经扩大了一倍,但是 Autopilot 和主动安全驾驶下的事故率却更低了。

特斯拉制造的豪华车消费群体很可能主要都是富裕年长的人,这些人也不太可能发生事故;

反驳:2019 年第三季度,Model 3 占到了特斯拉总销量的 82%。定位大众市场的 Model 3 吸引了一群更多样化、更具代表性的客户,但在 Autopilot 和主动安全驾驶模式下,安全性却得到了显著改善。

注意,上面两个批评对于没有 Autopilot / 主动安全系统的车辆却「精准命中」。如果没有任何有效的主动安全或自动驾驶功能,撞车事故发生的概率增加了 10%。另外,这也可能反映了在 2018 年和 2019 年第四季度购买 Model 3 的人群种类更多 / 驾驶风格更差异化。

Autopilot 的使用环境仅限高速公路,高速公路发生撞车事故的概率要比其它地方低。

反驳:2016 年 10 月至 2018 年 11 月之间,Autopilot 行驶里程仅占特斯拉所有里程的 11.1%。但根据 Lex Fridman 的最新预测,自 2018 年 11 月以来,Autopilot 行驶里程占所有特斯拉行驶里程的12.9%。此外,特斯拉车主使用 Autopilot 的频率也更高,在这种情况下,安全数据仍得到了有意义的提高。

总结一下:越来越多的人选择买一台特斯拉,并且在更多不同的道路上使用 Autopilot,而特斯拉却还能继续宣传去年的数据。为什么?

安全:特斯拉的「终极网络效应」

与 2018 年第三季度相比,特斯拉在 2019 年第三季度使用 Autopilot 或主动安全功能时发生事故的可能性,降低了 30% 至 41%。

而其他普通的美国车辆呢?只降低了 1%。

路上跑的每一台特斯拉所收集的丰富数据,说明了特斯拉在改进 Autopilot 所带来的巨大进步。这些数据记录了各种不同类型的撞车、脱险和驾驶异常情况,Autopilot 和特斯拉的主动安全功能就可以从这些数据中学习如何避免事故发生。

而这些数据的来源,就是今天每辆特斯拉上安装的摄像头、雷达和超声波传感器。迄今为止,特斯拉的这一套传感器系统,还没有其他车企能与之匹敌(注:我觉得这里吹得有些明显了)。对于这些车企来说,这是个棘手的问题,因为特斯拉的安全性正在迅速提高。

想想看,比起其他车企的事故数据每年只减少 1% 来说,那么人们不选择每年都在以 30% – 40% 减少的特斯拉呢?

一个奇怪的循环

如果人们因为特斯拉的安全性能更多地去选择特斯拉,那么会发生什么?

这些新车主购车后,将会有更多的数据上传到特斯拉的服务器供 Autopilot 进行学习,那么就更进一步拉开了特斯拉与其他车企在安全性能上的差距。

就像是谷歌一样。人们用谷歌,是因为他们的搜索算法好用,而更多人用谷歌,也就给了谷歌进一步优化算法的数据样本,从而从竞争对手那里抢来更多过客户。

特斯拉也在向着这一步迈进。

时间会告诉我们,汽车安全性能到底会有多重要。

其它车企虽然保有量规模会比特斯拉大很多,但却经常只是在傻傻地等待。如果他们不立即开始收集数据,切实改善汽车安全,他们就是在放弃他们数十年来努力,放弃已经所获得的品牌和产品领先地位。

因为说到创新,一个公司的进步速度比它的起步位置更重要。

而现在的特斯拉,进步的速度比任何一家车企都要快。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