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开特斯拉的 JB,画着特斯拉的下一张大饼

离开特斯拉的 JB,画着特斯拉的下一张大饼

JB Straubel 离开特斯拉,已经接近半年了。

尽管 JB 说,自己还会继续在特斯拉担任一个「顾问」的角色,并称自己不会彻底消失在特斯拉,但很显然,他已经完成了塑造特斯拉的使命,投入到了一份属于自己的理想工作之中。

众所周知,JB 是如今特斯拉生态系统和电池技术的主要缔造者。毫不夸张地说,特斯拉能有今天的成就,建立世界上最大的电力「生产 – 运输 – 消费」闭环生态,主要的贡献都来自于 JB。

尽管特斯拉的电池技术在市场上几乎是最好的,然而这个闭环之中,似乎却缺少了什么。

JB 也察觉到了问题 —— 消费完成之后,这些电池去哪里?

就像从小我们就被教育,废旧电池一定要分开装,它有大量重金属、有毒化合物等,会严重污染土地。虽然特斯拉在一定程度上减小了电池的污染,但怎样对这些电池进行回收利用,还是一个未曾深入涉及的领域。

于是,JB 从这里寻找到了自己下一个人生目标 —— 材料回收。

在去年的特斯拉年度股东大会上,JB 就已经在问答环节时,回答了一名投资者关于特斯拉如何处理废旧电池的提问。

只不过,当时 JB 的回复很简短:特斯拉的首要任务是将这些电池进行回收,从而防止这些旧电池被扔进垃圾填埋场。

但最后他还是说出了重点,不知道是说漏嘴还是有意为之,JB 表示,特斯拉想要形成一个完整闭环,从废旧电池中回收的相同材料,用来制造新的电池组。

我们会回收所有用过的电池、模块和电池组……把电池一股脑扔进垃圾填埋场是极其错误的,我们不会那么做,这些都是有价值的材料。

此外,我们现在有合作伙伴公司……特斯拉的汽车已经遍布全世界,而我们现在就与全世界的公司进行合作……我们正在进行内部研究,怎样改进回收流程,以回收更多的有用的物质。

最终,我们想要的是一个闭环,对吧?在 Gigafactory 里,使用相同的,可回收的材料。

恰好,JB 就有这么一家公司 —— 红杉材料(Redwood Materials)。

这是一家注册在内华达州的公司,专注于新一代的材料回收技术。

如果你去搜一搜红杉材料和特斯拉,你就会发现一些有趣的契合点。比如,红杉材料和 Gigafactory 的距离非常近,只要短短不到一个小时的车程。而且红杉材料官方网站的愿景,也和特斯拉的使命十分吻合。

通过研发、工程和卓越的操作来促进可持续发展,为下一代的回收过程和项目服务。

对于选址上的「默契」,JB 曾在去年拿的一次采访中表示,红杉材料和特斯拉暂时「没有业务来往」,并且在内华达州的扩张与特斯拉或 Gigafactory 没有直接关系。

他只是说,北内华达州有一个「受欢迎的商业环境」,为公司未来的壮大提供了强大的基础。

然而巧合的是,红杉材料的创始人除了 JB 之外,还有一名叫 Andrew Stevenson 的 CFO。Andrew Stevenson 也是出身特斯拉,和 JB 在特斯拉时,他就是在 JB 手下担任某个特殊项目的主管。

这家回收公司的文件还显示,红杉收到了价值 200 万美元的投资,但具体投资方未知。

如今,JB 和 Andrew Stevenson 已经彻底离开了特斯拉的核心技术层,全身心投入到红杉材料中。

2019 年底,FSD 这份大饼已经随着 2019.40.1 更新开始上菜。而结合最近我们所知道的特斯拉相关消息,另一份老马所摊的大饼,也已经逐渐开始显现。

当 Cybertruck 售价公布的时候,我是震惊的。除了疯狂堆料的三马达之外,另外两款相比同价位车型如此低的起售价,或许和特斯拉最近流传的能跑 100 万英里电池或许密切相关。

这就说到了老马在 2020 可能会实现的目标:

  • 制造出真正能行驶 100 万英里电池;
  • 将电池成本缩减到每千瓦时 100 美元以下。

那场会发布「一些出乎意料的技术」发布会,如果不是 FSD 的话,那么极大可能就是电池技术,就像老马 6 月时所说:

如果我是外部投资者,我会更加关注特斯拉对于电池生产规模扩张、单位电池成本降低方面的规划。

而 JB 所做的这个业务,恰好满足的就是特斯拉的电力生态链最后一环。虽然 JB 说现在还「没有业务往来」,但你说两家公司毫无关联,那我肯定是不信的。

毕竟,如果能从废旧电池进行材料回收用以制造新电池,除去环保和愿景那一类「诗和远方」,更加现实的商业利益摆在眼前 —— 在新电池的制造成本和效率上,将会获得巨大飞跃。

这个新的大饼什么时候会上菜?也许就是 JB 宣布与特斯拉合作的那天了。现在来看,这个梦想,不会太远。

Leave a Reply

Your email address will not be published.
Required fields are marked *